读吧小说网 - 历史军事 - 明王首辅在线阅读 - 第1269章 患失患得

第1269章 患失患得

        宁秀阁的院子中不仅植了红杏,还有梅花和竹子,此刻徐晋坐在暖阁里,透过打开的窗户,就能看到挨着院墙的一株腊梅,树上残雪未消,一点明黄分外夺目,那是一朵赶早的腊梅,正在含苞待放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晋正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那朵蜡梅出神,忽闻细碎的脚步传来,转头望去,不由愣了愣神,只见一名绝色女道正亭亭玉立于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永福公主已然换了一身道袍,发束道髻,虽然清汤挂面,但俏脸依旧水嫩红润,黛眉含翠,明眸皓齿,真个眉目如画,让人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让北靖王爷久等了。”永福公主柔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永福公主估计是刚沐浴完毕,即使隔着几步的距离,徐晋还能清晰地闻到一股皂角的味儿,还有淡淡的香气,应该是永福公主身上发出的体香,十分好闻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晋站起来微笑道:“没关系,永福殿下……居士对这里可还满意?吃的用的若是缺了,本王这便差人去弄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秀宁摇了摇臻首道:“秀宁对这里很满意,也没什么缺的,辛苦北靖王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辛苦……那永福居士要是没其他吩咐,本王便先行告辞了。”本来口齿伶俐的徐大人,此刻竟不知说些什么好,只好开口告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秀宁眼神微黯,轻嗯了一声:“那秀宁送一送王爷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必了,刚下过雪,路上湿滑。”徐晋连忙摆手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秀宁却是不由分说,转身往门外行去,尽管道袍宽大,依然掩不住那如弱柳扶风的优美体态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晋只好跟在朱秀宁的身后行出了暖阁,两名侍立在门口等候的女官连忙朝徐晋福身行礼:“见过北靖王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晋点了点头算是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秀宁把徐晋送出了宁秀阁,依然没有停下的意思,继续走上了湖边的柳阴沙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永福居士请留步,不必再送了。”徐晋连忙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朱秀宁却没有停下,继续默默地前行,灰布鞋踩在沙子上发出沙沙的轻响,平添了几分宁谧,徐晋看着她纤弱孤单的背影,心中突然堵得慌,也便默默地跟在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行尽了白沙路,永福公主这才停下,轻轻地道:“贫道便只送王爷至此了。”说完双手合拾稽首一礼,眼帘低垂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晋此时仿佛连喉咙也被堵住了一般,张了张嘴,良久才干巴巴地憋出一句:“永福居士请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秀宁长长的眼睫毛垂得更低了,默默转身往回走去,娇小的身躯似乎在寒风中轻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徐晋的手微微抬起又放下,最后暗叹了口气,举步往前院快步离去,他不是个蠢蛋,更不是无情之人,所以永福公主对他的情意,他心里是一清二楚的,而对这位像林妹妹一样的大明公主,他毫无疑问也是心动的,只是两人的身份,注定是不可能的,与其继续纠缠不清,还不如理智地划清界线。

        永福公主默默地走了一段,还是忍不住回首望去,发现徐晋早已走远,不由鼻子一酸,眼圈红了,一股莫名的酸楚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毫无疑问,为了嫁给意中人,永福公主已经豁出去了,甚至不惜抛弃了尊贵的公主身份,只是眼下看来,这份沉沉甸甸的付出还没看得见回报,那怕是一点点苗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爱情是一颗红豆,生在南国,很遥远,至少对此时的永福公主来说如此,遥远得让她有点恐惧和迷茫。这个时候,她甚至在想,自己是不是一厢情愿了,她可以放下所有矜持,鼓起勇气冲破身份的羁绊,却没有自信去俘获一颗男人的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总管太监夏仁贵把徐晋恭敬地送出了避尘居的大门,后者在门外站定,目光如炬地淡道:“永福居士刚搬进避尘居,恐会不习惯,夏总管记得要吩咐下面服侍的人仔细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夏公公哈着腰道:“王爷请放心,奴才省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永福居士有什么需要,尽管到对面府里找本王,本王自会想办法解决。”徐晋又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奴才明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晋又仔细地叮嘱了几句,这才举步离开,径直回了对面的北靖王府。夏公公目送着徐晋进了府门,这才眼珠一转,返回避尘居中,命人关上大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相公回来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夫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夫君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夫君!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晋刚迈入后院正房的暖阁,数对妙目便齐刷刷地望来,只见诸女正围坐在火炉旁,一边做针线活儿,一边闲聊,冰妞儿也在,握惯了宝剑的手此刻捻着针线,毫违和感,显然已经成功融入了徐府这个大家庭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眼前和谐温馨的一幕,徐晋的心情不由大好,伸了个懒腰笑道:“美女们吃过午饭了没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顿时惹来一堆娇俏的白眼,倒是珊珊和敏敏这两个两岁的小美女咯咯地欢笑,伸着胖嘟嘟的小手,直嚷嚷要爹爹抱抱。

        徐老爹的心都被萌化了,一手一个便抱起来,在她们红扑扑的小脸蛋各亲了一口,结果俩小家伙被冻得哇哇大叫,小手使劲推开爹爹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费如意和费吉祥赶忙放下手中的针线,从徐晋怀中把女儿抢过来,娇嗔道:“你们爹爹是个大坏蛋,刚从外面回来,身上冷嗖嗖的便抱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爹爹大坏蛋!爹爹大坏蛋!讨厌!”俩小家伙奶声奶气地声讨着老爹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众婢女咯咯地笑作一团,徐晋尴尬摸了摸冰冷的鼻尖。

        谢小婉上前给徐晋脱掉披风和外裳,温柔地道:“外面很冷吧,相公先烘火暖一暖身子,就等你开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晋用力拥了一下谢小婉的纤腰,可怜兮兮地道:“还是娘子最心疼为夫,不像其他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言一出,登时又惹来一堆娇俏的白眼,薛冰馨举起手中的绣花针,冷冷地道:“夫君是不是想大家都疼你一下?过来呀,人家疼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徐晋的面色一变,很没骨气地陪笑道:“呵呵,不用啦,你们这样会疼坏为夫的,噢,吃饭吃饭,为夫都要饿扁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薛冰馨噗嗤地失笑出声,瞬时如春风解冻,众女亦不禁莞尔。